(^ν^)

燃原

别人伤害你,你可以忘掉它;你伤害了他,你须永远记住。实际上别人就是最敏感的你,附托在另一个躯壳上。

存档灵魂:


【黎巴嫩】纪伯伦



如果别人嘲笑你,你可以怜悯他;
但是如果你嘲笑他,你决不可自恕。


如果别人伤害你,你可以忘掉它;
但是如果你伤害了他,你须永远记住。


实际上别人就是最敏感的你,
附托在另一个躯壳上。



存档灵魂:

我接受你,孤苦伶仃——我接受你,孤苦伶仃,就像接受离别,关系破裂,欺侮,如同畸形人肩负重物,走在高高的峰顶——这是命运。为了钟爱的不朽的世界,把不爱献给自己......向着不知所措的孤寂。


【俄】列▪阿龙宗


“如同可怜的小丑展示
    自己不幸的生理缺陷,
我述说着自己的孤苦伶仃。”
    ———玛▪茨维塔耶娃


我接受你,孤苦伶仃,
就像接受离别,关系破裂,欺侮,
如同德·卡斯特罗的畸形人肩负重物
走在高高的峰顶——这是命运

照片是一个关于秘密的秘密。它展示出的越多,你探知到的就越少。

存档灵魂:


A photograph is a secret about a secret. 
The more it tells you, the less you know.



照片是一个关于秘密的秘密。
它展示出的越多,你探知到的就越少。



存档灵魂:

内在的树——一棵树长在头颅里,一棵树向内生长。根须是血管,枝桠是神经,思想是叶纠缠。你匆匆一瞥它便着了火,而它荫凉处的果实,是血红的橘,是燃烧的石榴。破晓,于肉体的夜晚。在内在,我的头颅内, 树在说话。靠近些——你听见了吗?


【墨西哥】奥克塔维奥▪帕斯


一棵树长在头颅里,
一棵树向内生长。


根须是血管,枝桠是神经,
思想是叶纠缠。


你匆匆一瞥它便着了火,
而它荫凉处的果实
是血红的橘,是燃烧的石榴。


破晓
于肉体的夜晚。
在内在,我的头颅内,
树在说话。


靠近...

我们不肯使自己满足于我们自身之中和我们自己的生存之中所具有的那个生命...看来又看去,你看过自己吗?

存档灵魂:


【法】帕斯卡尔



我们不肯使自己满足于我们自身之中和我们自己的生存之中所具有的那个生命;
我们愿望能有一种想像的生命活在别人的观念里;
并且我们为了它而力图表现自己。


我们不断地努力在装扮并保持我们这种想像之中的生存,
而忽略了真正的生存。


如果我们有了恬静或者慷慨或者忠实,
我们就急于让人家知道、为的是好把这些美德加到我们的那另一个生命上,
我们宁肯把它们从我们的身上剥下来,好加到那另一个生存上;
我们甘愿作懦夫以求博得为人勇敢的名声。


我们自身生存之空虚的一大标志,
就是我们不满足于只有这一个而没有另一个,
并往往要以这一个...

路上的秘密——我站在一间容纳每个时刻的屋里——蝴蝶博物馆。阳光依然强烈如初。它那急切画笔正描绘世界。

存档灵魂:


【瑞典】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日光落在一个睡者的脸上。
他的梦更加生动
但他没有醒来。


黑暗落在一个行人的脸上。
在急切的太阳强光下
他走在其他人中间。


天色如一场骤雨突然转暗。
我站在一间容纳每个时刻的屋里——
蝴蝶博物馆。


阳光依然强烈如初。
它那急切的画笔正在描绘世界。



© 燃原 | Powered by LOFTER